当前位置: 主页 > 产品展示 >

特朗普他有四个理由这么做 会重走“灰色经济”之路?

时间:2016-11-18 19:09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特朗普当选总统后,美国的绿色发展将何去何从?有关这个话题,目前有学者做了一些探讨,主要是围绕特朗普本人在总统竞选过程前后所发表的相关言论。总体上而言,特朗普在绿色发展上的主张有这么几方面。
  其一,支持煤炭、石油、天然气等传统能源的复兴;其二,反对奥巴马的清洁电力法案;其三,反对巴黎气候变化协议;其四,有意重组过于强势的美国联邦环保署。而从特朗普当选后上线的其官方权力过渡网站(www.greatagain.gov)上公布的施政纲领来看,特朗普在能源与环境问题方面的主张并无大的变化。
  从这几方面的政策主张来看,未来的美国似乎在绿色发展的道路上前景不妙,有重走“灰色经济”的可能。事实上,无论是作为一个国家,还是作为一任总统,在绿色发展上的选择都有其内在的逻辑,也就是在表面上看来“逆势而动”的主张,其实从某个维度来看有其合理的一面。
  第一,这与美国所处的环境保护周期有关。从美国的环保运动发展史来看,环保政策有着明显起伏演变周期,其中主要体现为环境规制的力度,一般而言,当美国的环境质量下滑,并危及到健康等,造成损失后,环境保护的力度就会加大,而当环境质量得到一定改善后,这样的压力就会减轻,从而也就会减缓环境规制和保护的力度。事实上,经过奥巴马8年的绿色革命,无论是在传统的环境问题上,还是在温室气体的排放上,都得到很大程度上的抑制,较之于之前环境质量也得到了改善。这意味着,就环境及环保运动本身而言,继续执行高强度的环保政策已经不是那么迫切了。
  第二,一国绿色发展还与其所处的经济发展阶段有关。具体而言,即环境保护要迎合经济发展的需要,实现绿色与发展的双赢,任何脱离经济发展本质需要的环境保护都无法长久和持续。就此,美国当下的经济发展也对缓和的环境保护和规制提出要求,主要体现在,奥巴马推行的清洁能源等绿色发展政策,在世界能源市场的演变过程中,并没有给市场带来足够的刺激,新能源产业经过8年的发展也并未能成长起来。相反,当年奥巴马力推的页岩气产业也似乎有点力不从心。这些都意味着,清洁能源产业无法有效地形成经济的增长点,并给经济创造足够多的就业。与此同时,由于对传统能源产业的严格管制,反而丢掉了很多的工作岗位和就业机会,美国中低收入阶层在绿色发展上的负担越来越沉重,也就是说,从经济层面上看,继续一成不变地推行奥巴马的绿色发展政策已经很困难了。
  第三,绿色发展的政策选择也与政治环境有关,这个政治环境一则体现为竞选的政治环境,特朗普必须提出有别于民主党的绿色发展策略(或理念),以争取选民的支持;另一方面,这个政治环境则体现为政党利益。从历史的传统来看,特朗普所代表的共和党显然在煤炭、油气等传统能源资源上有着广泛的利益,只要是作为共和党的总统,特朗普就难以脱离本党的核心利益,这也是判断和预测未来美国绿色发展政策的重要依据,由此,也就不难理解特朗普长期所坚持的“气候变化怀疑论”了。
  第四,决定绿色发展道路方向的还有社会因素,也就是老百姓如何看待和认知绿色发展和环境保护的问题。认知问题既与经济、政治等问题相交叉,其结果同时又是相对独立的,与公众的教育背景、职业背景、收入水平、年龄等等个体特征有关。
  这个结果表面上是与特朗普的气候变化主张相抵触,但如果再做空间上的分析,就会发现,在全球变暖问题上持肯定和积极立场的受调查者大部分都来自于加州与美国东北部两个地区,而这两个地区恰恰也正是特朗普在总统竞选过程中失分最多的地区。就此而言,有理由相信,即便特朗普上台后力推消极的绿色发展政策,也会受到这些地区的一定牵制。
  对此,美国耶鲁大学环境学院每年都会定期开展问卷调查,来分析美国公众在气候变化问题上的认知及其变化情况,从其最新的一次结果来看,到2016年,在受调查的1203个样本中,在“全球变暖”问题上持肯定和积极态度的达到45%;持谨慎和中立态度的占34%;而持消极和反对态度的则只有21%(这是自2008年以来的最低水平)。相比于2015年的41%,33%和26%,前两个部分的比例都有提高。这意味着,在美国公众对于气候变化的认知上,大概有79%的公众是可能会受到舆论较大影响的,即便是谨慎和中立态度的,他们并不抵触有关“全球变暖”科学认识的信息,其判断也可能会向肯定和积极方向转变。
  从以上几点分析来看,美国绿色发展步入“特朗普时代”后,一方面很可能将进行系列的变革,摆脱奥巴马的“深绿”政策体系,维护公众和党派利益;另一方面,特朗普也很难一下子采取激进的手段跳出现有的环境保护框架,毕竟,在气候变化认知等问题上仍然存在很强的民意基础。这意味着,在特朗普时代,一种较为保守的、消极的环境保护主义或许将重新成为新的政策主导思想。
  对此,值得中国思考的问题是,如果美国在环境保护上战略收缩,那么中美之间在绿色发展问题上是否会失去对话与合作的共识及基础,以及我们国内的绿色发展政策又将做何调整?